石门县新闻网-中国故事和文化是根本」:《拥抱麦克白》里的「五行」-亚洲新闻网

  • 时间:

泡菜博览会开幕

在丁一滕的幾部戲裏,都有着明顯的中國傳統文化元素,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國外的形式、技術是紐帶,中國故事和文化是根本」:《擁抱麥克白》裏的「五行」,與人的七情六慾共通;《竇娥》裏的社會道德貞節牌坊,到了丁一滕這裏,冤沒了,更多的是探究生與死;《醉夢詩仙》則在醉生夢死的背後,將詩仙李白放置於「拯救蒼生」與「逍遙度日」的兩端搖擺……

《慢性人生》這部戲需要丁一滕全程蒙上雙眼表演,因此,他需要完全記住在舞台上向前是幾步,向後是幾步,對精確度的苛求又增加了一層難度。「我不止一次在排練室裏大哭。我真的很疑惑:有必要這麼準確嗎?難道戲劇不應該是為所欲為的自由嗎?」直到這部戲在捷克演出,謝幕的時候,巴爾巴欣慰地對我說:「祝賀你,你是第一個登上月球的中國人。」

丹麥歐丁劇團(Odin Teatret)在國際戲劇界是出了名的「苦行僧」,對每一個動作的要求都極其嚴苛。「巴爾巴會要求我一個動作不斷地重複,直到做出來是完全精準。」有一次,為了讓一個從台上摔下來的動作既自然又準確,巴爾巴親自上陣為他做示範。「八十多歲的老頭,從台上至少往下摔了二十次,就為了告訴我什麼是這個動作的動力,什麼是能量。」

「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都喜歡Pina Bausch,但不愛看京劇?因為西方現代舞者的身體表達,看起來是那麼自由。」丁一滕說,「我的『新程式』,就要打破戲曲裏『一揮旗就是千軍萬馬』這種固定程式的束縛。每個動作不再是固定的含義,每個欣賞者能夠擁有自己的理解。」

到了第二屆烏鎮戲劇節,丁一滕主演了孟京輝執導的《女僕》,在話劇中,他用後現代的方式反串一位女僕,呼喊着「誰也不能剝奪我掙扎的權利」。演出完,還沒等他脫下衣服,戲劇大師尤金尼奧.巴爾巴(Eugenio Barba)衝到後台,緊緊地擁抱着他說:「看到你,我對你們國家的戲劇有期望。」一年後,在巴爾巴的邀請下,丁一滕來到丹麥,拜巴爾巴為師,成為歐丁劇團唯一的亞洲演員。

撕開傷口 探討生命的原罪今年的烏鎮戲劇節,丁一滕帶來了取材自人類歷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說《弗蘭肯斯坦》(科學怪人)的「新程式」話劇──《傷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在這部劇中,一個經歷了童年噩夢的女孩,渴望得到愛與庇護,但童年的陰影和成長的創傷把她與愛人都變成了嗜血的怪物,最後,女孩在絕望中落入悲傷,在夢境中選擇了自殺……

丁一滕被稱為「三分鐘先生」,因為他的話劇《竇娥》在第五屆烏鎮戲劇節創下了一個新的紀錄:三場演出門票在開票三分鐘後售罄。這位「九十後」男生二十八歲,從第一屆烏鎮戲劇節開始,作為孟京輝工作室的一員,丁一滕就跟着孟京輝來到烏鎮,參與了嘉年華的演出。當時的烏鎮戲劇節籍籍無名,幾位發起人調動了身邊所有的人脈,也只請來六個劇團,其中兩個還是發起人自己的。「其實我也不知道來幹嘛。」於是,他就抱着把小結他在巷子口邊彈邊唱。「這時候走過來一個人,扔了五塊錢,走了。我抬頭一看,呦,史航!」

丁一滕告訴記者,《竇娥》去年登上了倫敦南岸藝術中心的舞台,英國觀眾看了以後非常震撼,評價其是東方式的安提戈涅的吶喊。「觀眾會自己腦補劇情,理解了中國人的故事,產生共情。」在丁一滕看來,這是推廣中國文化的好機會。「西方觀眾已經看慣了變臉、舞獅、京劇,是時候讓他們看看當代中國戲劇的模樣。」

圖:烏鎮景區的戲劇節氛圍沒有明星大腕,沒有豪華製作,只有無盡的激情和不服輸的勇氣……第七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的決賽現場,擠滿了年輕的面孔。作為每屆戲劇節上最搶手的演出,二十場青年競演比賽的網上預約票,在一分鐘內就被「秒殺」一空,搶不到票的戲劇愛好者們則提前三個半小時就來到蚌灣劇場碰碰運氣,希望能擠進小劇場見證「奇跡的發生」。

在丁一滕看來,如果沒有烏鎮戲劇節,他可能會滿足於「孟京輝愛將」的演員身份,而不會嘗試導演自己的作品。「孟導堅持了三十年,巴爾巴堅持了五十年,才達到現在的成就,我作為一個年輕的創作者沒有任何資本去享受讚譽。我還是要專注於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這真的是我發自內心的想法。」

演到最後一場,有一名年輕的女觀眾散場後沒有走,坐在角落裏默默流淚。「人生到最後常常是絕路,我們如此渺小,無助,又無力去改變。」丁一滕說:「我很感謝這部劇的所有演員,大家都在舞台上把自己心裏最寶貴的、埋藏最深的痛苦向觀眾獻了出來。」

在連續七屆擔任青年競演評委的編劇史航看來,「青年競演就是四十大盜藏寶的山洞,每一個評委或觀眾,都會和阿里巴巴一樣遭遇驚喜。」從顯露鋒芒到登上國際舞台,從烏鎮起步的青年戲劇力量,展現出了越來越高的戲劇水準。誠然,這個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他們的。\大公報記者 俞 晝 烏鎮報道

部分圖片:主辦方提供

「這部劇的靈感,來源於我與一名被性侵的受害者的談話,談話讓我非常感動,我就把它們慢慢打磨成了一個作品。」丁一滕在《傷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中融入了很多中國傳統戲曲的身段和肢體動作,配合各種地方戲的方言念白韻律,使其更像是一首綿長悲傷的詩。

用西方戲劇講中國故事巴爾巴善於從各個藝術門類吸取精神和能量,再匯集到歐丁劇團的創作中,他的創造性思維,給了丁一滕很大的靈感,並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戲劇表演方式──新程式。「我在丹麥學習表演的時候,發現中國戲曲和西方戲劇的某些身體原則本質上是相通的,我就試着用西方的訓練方法把東方戲曲程式轉化得更當代一些,變成『新程式』。」

今日关键词:李佳琦被放鸽子